极速彩票计划-北京pk拾四码计划吧_北京pk五码二期计划_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有哪些团

查看: 794|回复: 34
打印 上一主题 下一主题

(极速彩票计划-北京pk拾四码计划吧_北京pk五码二期计划_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有哪些)《逃 婚》

[复制链接]
1#
跳转到指定楼层
发表于 2015-1-18 20:07:50 | 只看该作者 回帖奖励 |倒序浏览 |
本帖最后由 涅格屠夫 于 2015-1-19 10:20 编辑

逃   婚


    一、进退两难
  
  这几天,来给于洋介绍对象的媒人络绎不绝。静雅烦透了,但又难露声色。
  
  傍晚,小儿子睡熟了,丈夫帮别人办事还没回来。静雅茶饭无味,默默地躺在床上流泪。
  
  “哐、哐、哐”一听就知是他,门外的脚步很沉重,似乎有点急。静雅一骨碌爬起来,边抹眼泪边去开门。
  
  于洋乘着三分酒气,一下子把她拥入怀里。
  
  “静雅走吧,别再忍了”
  
  “去哪儿呀?”
  
  “天涯海角”
  
  “孩子怎么办?我走了谁来照顾他呀!”
  
  “我们走了他自然会想办法的,别想那么多了!否则你一辈子就断送给这个家了。”
  
  静雅有点踌躇了。自从被人贩子卖到这里,十次、百次、千次
  
  地想过逃跑,可村里人看得太紧。丈夫的乡下铁哥们也多,只要静雅有一点风吹草动,几乎全民皆兵。庄里的老少都盯着她,哪里跑得了啊!
  
  三年前于洋还在念书。他把自己在学校里省吃俭用的伙食费积攒一起,不足二十元钱。偷偷地塞给了静雅,劝她离开。说他爸爸配不上她,并央求她出去,千万别告发这里的乡亲。
  
  因为穷啊!买媳妇似乎成了本地的习气。这里的人,家族观念很强。政府官员睁只眼闭只眼亦不过问此事。只希望静雅走出自家门,找个合适的青年结婚。
  
  那天,丈夫给邻居买猪,天不亮就坐车走了。临行前嘱咐邻居看住静雅。谁知静雅趁上厕所的功夫,翻墙头悄悄钻进了玉米地里。
  
  她顺着垄沟,直奔距村七里地的朱楼镇跑去。恰巧,两辆公交车停在路边。静雅看见一辆车要走,急忙上去。
  
  刚上车,一群人随后蜂拥而至,围住了公交车。要求司机让静雅下车。静雅拼命地拽住车座的椅背,死活不下车。
  
  车下的人直喊:“司机敢开车咱就砸玻璃,看他娘的靶子谁敢管!”
  
  司机只好劝静雅:“小妹妹下车吧!这里人愚昧。政府人都不贪闲事。一旦谁惹了麻烦,老少都要遭殃,全庄的人都去砸他家。俺还有老小惹不起的,求求你了小妹妹,下去吧!”
  
  静雅哭了,十七岁的她还是个孩子呀!怎么受得住这番哄劝?可一想到回去,依然要和那个大自己二十几岁的男人继续生活,心里苦不堪言,只好硬着头皮不下车。
  
  司机无奈,早晨忙着赶车办事的乘客亦帮着劝解。有几个女人看她怪可怜的,甚至流泪。
  
  车下的邻居,外号“杨排风”,四十开外,庄上顶呱呱的“小诸葛”。一看情况不妙,顿时嚎啕大哭。
  
  “俺兄弟命苦啊!他是村里村外出名的大能人呀!精明能干,长得一表人才。不幸前年死了老婆,自己带着儿子生活。好心的亲戚帮助俺兄弟介绍了个四川蛮子,俺兄弟一眼相中。他把自己辛辛苦苦赞的几十万块钱都花在她身上了。这不,她娘家把钱骗走了,她又不安心跟俺兄弟过日子。
  
  趁俺兄弟不在家,想逃跑,乡亲们行行好吧!虽然安徽、河南两个省,可我们是邻居。人不亲土还亲是吧?帮俺劝劝这女人,让她跟俺回家吧!”
  
  “你兄弟对她咋样?她回去敢保不挨打吗?”几个车上的好心人问杨排风。
  
  “这啊?你们就放心好了!俺兄弟是绝对的好人,要不信,你们跟俺去李双楼看看。打听、打听,俺庄上大事小情,没有俺兄弟不帮忙的。这不嘛,村里人想致富没出路,俺兄弟要帮助大家寻找一条路子。今早去连云港帮助哥们买猪去了,让俺看住她。谁知这蛮子好精呀,上厕所的功夫翻墙头逃走了。全庄的人知道此事都愤不平,急着赶来拦截。兄弟姊妹,你们行行善,帮俺劝她回家吧!”
  
  杨排风越诉心越痛。车上的人也七嘴八舌劝静雅,静雅气得浑身发抖。她忍不住大声咒骂。
  
  “你这老妖婆,竟撒谎!我是被人贩子卖到这儿的”
  
  又转向车里的人,喊道:“大叔、阿姨,求你们好心救救俺吧!我家是四川甘孜藏族自治州的。我父母早已病逝,哥哥不争气,嫂子串通人贩子把我卖到这里......”
  
  车上的人搞不清谁对谁非,议论纷纷。司机突然喊道:“完了,这车漏油呀!”
  
  另一司机在下边对他说:“换这车吧,时间都过了,别再耽搁!”
  
  “奶奶的,真麻烦!换车!换车!”司机大声嚷嚷。
  
  “真倒霉!大早晨出门就遇这麻烦!”
  
  “就是嘛!俺还赶着办事去,这下,不知道啥时候能磨蹭到那?”
  
  车上的人都不大乐意,边换车边嘟嘟囔囔。
  
  车笛一鸣,大家以为真的要走,都忙着找自己的座位。静雅无奈,发疯似地冲向另一辆车。
  
  下边的那群人,一拥而上,趁机堵住车门。有两个汉子甚至早已坐在车厢等待时机。几个妇女连抱带搡,把静雅挟持到早已准备好的出租车厢。
  
  任凭静雅喊破嗓子,俨然没有一个人敢上前帮助。车走了,哭声、叫骂声,回荡于污浊的路上空......
  
  当晚,丈夫回来了,没有责怪静雅。而是特意为她买来几件漂亮的衣裙,带了些她爱吃的东西,哄她安心过日子。
  
  于洋偷偷地跑回学校,甚至再也不愿意看见父亲。
  
  不久,静雅怀孕了。虽然,于洋偶尔回来几次,也只能默默地帮助静雅干些力所能及的活儿。
  
  静雅非常感激,暗自欣赏这个仅小自己两岁的“儿子”。悄悄地为他做点好吃的。丈夫不在家时,两人总是有说有笑。丈夫回来,两人又像陌生人一般。
  
  第二年五月,静雅生了个胖胖的儿子。静雅似乎安逸于家里的生活。娘家已经无牵无挂,只要静雅不再逃跑,丈夫对她也算是百依百顺。
  
  婴儿依偎怀里,那种天性的母爱,使她只好认命。更重要的是,她对于洋那种莫名其妙的感觉,已使她不想离开这个家。不再对逃跑报以任何幻想。只要于洋对她好,一切都无所谓了。
  
  然而,于洋去年高中毕业,就外出打工去了。平时很少和家里人联系。这期间,她心里异常空虚。但迫于舆论,只好把这种感情压抑于心底。
  
  前天,于洋回来了。小伙子出落得格外明显,个儿长高了,也发胖了,言谈举势都与众不同。据说现在某公司当业务副经理,至于公司地址他从来不和任何人谈,包括他的父亲。
  
  反正儿子出息了,只要不学坏,当爹的无需多管。只是家乡风俗“男大当婚,女大当嫁”天经地义的大事,父亲不能不操心。
  
  听说于洋要回来,天天都有远亲近邻来提亲。把个父亲乐得,进家就抱着小儿子,哼哼着小调直转悠。静雅看在眼里苦在心里!
  
  于洋不谈婚事,无论谁来都不冷不热。原则是:“不想在家里订亲。”
  
  静雅不知真假,几次想认真打探,可话到嘴边又咽了回去。一遇到机会,两人总是默默无语。但彼此的眼里,都在倾诉着一种难言的痛苦……
  
  “你究竟想不想走呀?”于洋急躁了。
  
  他还想说什么,静雅急忙用手堵住他的嘴。泪水滚滚而下,此时她明白,不走,于洋就要和别的姑娘订婚。走,就必须舍弃儿子。
  
  “怎么办?怎么办!”
  
  “于洋,我爱你,好爱你,好爱你!给我时间再想想好吗?”她几乎声嘶力竭。
  
  于洋气得摔门而去,静雅一头扑在床头。泪眼迷离中,看见梦呓中吮奶的儿子,蠕动着红润的小嘴,似乎有甜甜的笑意。她心里痛极了……
  
  二、喜丧临门
  
  第二天,于洋起的很早,借口单位有事要回去。虽然,父亲想留儿子多住几天,但考虑男儿应该以事业为重,亦就不勉强了。
  
  临行,于洋偷塞给静雅一个便条。上面写着单位的详细地址,并告诫她在家不可以和他随便联系,以免父亲多心。
  
  静雅记住了地址,并顺手毁掉了纸条。父亲总觉得儿子和静雅有点不大对劲,但又说不清楚。心想:“反正一家人,别瞎猜疑!”于是就送儿子上车去了。
  
  时间慢慢地滑过,日子一天天地重复。于洋的父亲因为热心肠,平时帮村民办事也认真,又从不计较个人得失,威信不错。
  
  这年的年底,村委会换届选举,他被推选为村长。从此他更忙绿了。小儿子于海,已经呀呀学语。村里村外大小干部也常来家中做客、或商量事情。
  
  静雅平日里在家伺候孩子,或者招待客人,看起来似乎很幸福,也很风光。然而,一想到于洋,她的心里难免七上八下。一种不安分的欲望,总是咀嚼着她的灵魂。
  
  女人盼望着儿子快点长大,盘算着下一步的计划。几次想和于洋电话联系,但怕丈夫觉察,只能默默的打消这一念头。
  
  第二年初夏,农村忙着割麦种豆。丈夫又忙于组织修路,无暇顾及家和孩子,原本就空虚的静雅更加郁闷。
  
  一天,丈夫回来炫耀似地地告诉她一件事,说儿子于洋谈对象了,而且还是都市里的大学生呢,据说条件不错。静雅听了如雷轰顶,顿觉得昏晕。丈夫问她怎么了?并小心地把她扶到床上去。静雅虚弱地回答:“这几天血压低,总是头晕。”
  
  于是丈夫请来了医生,医生诊断后说:“气血供应不足,没大妨碍,吃点中药,修养几日就会好的。”丈夫一听放心了。于是,安排医生给开些药来,又忙于村里的事情去了。
  
  于村长虽然忙,但对儿子的婚事总是挂在心上的。不出两天,李双楼的人都知道,老于家的儿子找了个大学生的对象。
  
  这里地处河南与安徽的边缘境界,经济文化都很落后,村里从来没出息过大学生。于是,见到村长都情不自禁地赞叹。
  
  “我们李双楼的梧桐也招来了金凤凰啊!”
  
  尤其是杨排风,简直成了庄上的喇叭筒,逢人就炫耀。
  
  “当初,可是俺使尽了解数才把静雅留下的。年轻的老婆陪伴着老村长,劲头足着呢!你瞧,他现在可是要鱼得鱼要水得水了呀!能够这么春风得意,不能说没有俺的一份功劳吧?”
  
  “那倒是,你才是咱李双楼的功臣那!”
  
  “让我看,应该让村长摆宴席,请你一顿!”
  
  村民们七嘴八舌,这下,把个于村长说得乐呵呵的。他活心了,于是对老少爷们喊道:“等着吧,我忙完这几天,安排大家喝酒。全村老少一起招待,怎样?”
  
  “真的呀?还是咱村长,就是痛快!哈哈哈。”
  
  “是啊,应该庆贺、庆贺!”
  
  顿时,村里人活跃起来。村长乐的合不拢嘴。只有静雅听了,心里暗骂杨排风活属于一个“老刁婆”。
  
  由于大家的窜连,于村长决定选六一,这个吉祥的日子。让儿子回来一趟,带着女友一起过来,也让咱乡里乡亲们见识见识。
  
  于是就给儿子下了道命令:“儿子,六一前务必赶回来一趟!”
  
  “这怎么能行?公司正忙!”
  
  “忙也不差一两天,如果不行,我给你们上司打电话,帮你请假,怎样?”
  
  儿子无奈,可怎么都扭不过老子那根筋,只好勉强地同意了。但告诉父亲必须当天就得赶回单位。
  
  六一这天,庄上的男女老少大清早就等在路边了。一向很少进城的父老乡亲们,谁不希望看看城里的漂亮姑娘?况且又是大学生!再说也算是为村长捧场助兴吧!
  
  载着客人的奥迪刚一进村,道两旁的村民就前挤后拥。于洋和女友下车了,他们大大方方地和乡亲们握手问候。那场面简直如接见国家领导人一般隆重。
  
  于洋的父亲提前请了附近最有名望的厨师。于村东头的五里香酒家摆了四十桌酒菜,邀请全村老少爷们赏光。静雅虽然亦忙里忙外,但一直不敢和客人见面。
  
  当于洋别扭地把女友介绍给静雅时,他发现静雅眼泪于眼圈里直打转。自己心里难免滋生一丝惆怅。
  
  女友以为静雅婆婆见到自己而非常激动,于是阿姨长,阿姨短的叫得非常甜蜜。乐的父亲端酒杯的手直颤抖,笑得满脸皱纹拧成了麻花劲儿。
  
  于洋推说单位忙,离不开,吃完饭即要告辞。父亲虽恋恋不舍,但看到未过门的儿媳美如天仙,又温文尔雅地陪伴儿子左右,亦不好挽留。只好答应他们先走。
  
  酒足饭饱,庄里爷们陆续离开。大家奔走相告,尤其和于洋一般大小的哥们更是羡慕不已。
  
  “奶奶的,老于家就是风水好,光说不行!你看看人家,爹有本事不说,儿子比爹还有出息!”
  
  “更好的是于家的媳妇,你看村长讨了漂亮老婆,于洋更厉害!找个大学生。”
  
  “这真个是一代胜似一代啊!也算是为咱李双楼的人撞光了!”
  
  ......
  
  傍晚,丈夫又忙于事务去了。静雅哄睡了儿子,心里异常难过。一天来的忙碌,更主要的是精神刺激,让她怎能安静?
  
  想到未来的日子,她依然要陪伴丈夫。一个大自己二十几岁的老男人,天天躺在自己身边。尤其夫妻性生活,更让她恶心的难受。
  
  想到未来的儿媳,也就是自己的情敌。还要一声声地称自己为婆婆,而且于洋和女友缠绵于自己的左右......
  
  她能忍受吗?尤其这样被折磨着度此一生,莫不如一下子了断!只是,可怜的儿子再亦不能见到妈妈了!再亦不能偎依母亲的怀抱......
  
  她哭了,哭得很伤心,很痛。静雅下地摸起茶几上的水果刀,试了几试,她不忍下手。可是,当她放下刀子的时候,又剜心地难受。
  
  最后,她咬了咬牙,割断手腕的动脉。血潺潺地流到床上,又沿着床沿流到地板上。她微眯着双眼,最后亲一亲儿子,默默地躺在儿子身边睡着了。
  
  深夜,丈夫回来了,看见眼前的一切,禁不住拍案直叫。村民们赶来,忙着安排后事。杨排风气得咬牙切齿,当着众人的面骂静雅心术不正。
  
  “妈的,这个龟孙蛮子,咋咋这么狠?安得啥心!好好的日子,她偏偏找死!你说这是啥事嘛?嗨,生在福中不知福!这种女人,少见!”
  
  于洋刚回到单位,接到家里的通知,马上又独自返回。当他看到静雅苍白的面孔静静地躺在冷棺里,他悔恨不已,恨不能一头撞死。按照家乡的风俗,于洋必须为后母守灵。
  
  三天来,于洋不吃不喝,趴在冷棺旁暗自痛骂自己。乡亲们窃窃私语,杨排风忙里忙外,对于洋关怀备至,但于洋对她置之不理。
  
  六月的天,婆婆的脸,说变就变。下午还闷热的要命,傍晚就刮起一阵阴风。顿时间,天上云层慢慢堆积。
  
  “快下雨了,赶紧回家先收拾粮食去吧!”
  
  “谁家有事,快点回家,收拾完再回来!”
  
  管事的人嚷嚷着安排大家。
  
  吊唁的人以及帮忙的人,都忙着回家收拾粮食和柴垛去了。于村长闷闷不乐,坐在堂屋后的凉棚子下唉声叹气。
  
  “咔嚓、咔嚓”几声响雷闪过,一阵雨点砸了下来。于村长似乎清醒了许多。于洋听到雷声,低沉地捶打冷棺。
  
  “静雅,你惩罚我吧,都是我的错!我对不起你,是我害了你,是我害了你呀!”
  
  “咔嚓、咔嚓”又一阵雷响,于洋憋闷的难受,他不自觉的站起来冲出门去。不料被什么绊了一下,他低头一看,是一根电话线。于是,他不假思索地捡起来,想卷成圈扔到灵棚顶上去。突然“啊”地一声被撂倒在地。
  
  听到叫声父亲和门外的邻居都跑来了。一看才知道电话线被雷击断了,恰巧搭在高压线上(农村电工安装线路时疏忽大意)。
  
  当于洋被大家用干木棒解脱下来,已经不省人事,手脚烧得全是紫泡。任凭大家呼天抢地的喊叫,于洋听不见了。他走得很急,也很突然。
  
  父亲喊不醒儿子,急得直骂娘,噘祖宗。
  
  “哈哈哈、哈哈哈”于村长突然笑声不止,手舞足蹈......
  
  他疯了!一向对村长崇拜的五体投地的杨排风,见此情景,禁不住嚎啕大哭。
  
  “兄弟啊,你怎么这样命苦哎!要知道这样,俺不如早把那野心蛮子放跑好了。他害得于洋死,害得你发疯,她毁了咱们李双楼的名声!老天爷哎,您睁眼看看呀,俺庄上就出这么两个能人儿呀!您怎么能忍心让这狼心狗肺的女人毁掉啊!......
  
  憨厚的庄里人,哪受得小诸葛这般扇忽?于是都忍不住流泪。哭声、雨声、村长疯狂的笑骂声。悲切地震荡于李双楼的夜空......
  
  三天后,村东路口边的墓地,又多了两座新坟。一座花圈族拥,一座光秃秃的,但坟前立了一座高高的石碑。碑文醒目地刻着一行文字。
  
  “李双楼的男人,宁可打光棍,再也不能花钱买老婆!”
2#
发表于 2015-1-18 20:20:13 | 只看该作者
呵呵 竟然是第一个读者 先支持一下 再 慢慢读
3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8 20:21:27 | 只看该作者
牧雨辰歌 发表于 2015-1-18 20:20
呵呵 竟然是第一个读者 先支持一下 再 慢慢读

4#
发表于 2015-1-18 20:37:51 | 只看该作者
不知为什么,读过之后,有好一阵子,那心里,都还是酸酸的滋味......
5#
发表于 2015-1-18 20:55:27 | 只看该作者
跟我的新帖差一个字。哈哈
6#
发表于 2015-1-18 21:10:53 | 只看该作者
新发的极速彩票计划-北京pk拾四码计划吧_北京pk五码二期计划_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有哪些,不错不错。最近看到婚姻主题的小说挺多,失婚、裸巢、同居十年……你这开始逃婚了。
7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8 21:14:15 | 只看该作者
谭新 发表于 2015-1-18 21:10
新发的极速彩票计划-北京pk拾四码计划吧_北京pk五码二期计划_pk10计划软件手机版有哪些,不错不错。最近看到婚姻主题的小说挺多,失婚、裸巢、同居十年……你这开始逃婚了。

哈哈
8#
发表于 2015-1-18 21:15:40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写得挺好
9#
发表于 2015-1-18 21:16:24 | 只看该作者
好在婚姻爱情是恒久的话题,一代一代自有年轻人乐此不疲。
10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8 21:16:26 | 只看该作者
修于隐 发表于 2015-1-18 20:55
跟我的新帖差一个字。哈哈

没重名还行哈哈
11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8 21:18:56 | 只看该作者
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-1-18 20:37
不知为什么,读过之后,有好一阵子,那心里,都还是酸酸的滋味......

这可是真实的生活素材呀!河南、安徽、山东、江苏四省搭界的地方常出现拐卖人口事件。
12#
发表于 2015-1-18 21:33:40 | 只看该作者
吴琼 发表于 2015-1-18 21:16
没重名还行哈哈

主题完全不同
所以应该不会重名
哈哈哈
13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8 21:38:08 | 只看该作者
修于隐 发表于 2015-1-18 21:33
主题完全不同
所以应该不会重名
哈哈哈

那就把咱俩的作品安排成姐妹篇或者兄弟篇吧。哈哈
14#
发表于 2015-1-19 08:27:23 | 只看该作者
本帖最后由 素心若水 于 2015-1-19 08:29 编辑

文字版面,建议你用排版工具,再编排一下,读者的视觉效果,会更好一些。另外,文中的小标题,可否只保留序号,其余的空白,留给读者自由发挥或填充,是不是会更含蓄一点?以上浅见,说得不好,仅供参阅。
15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9 09:17:37 | 只看该作者
素心若水 发表于 2015-1-19 08:27
文字版面,建议你用排版工具,再编排一下,读者的视觉效果,会更好一些。另外,文中的小标题,可否只保留序 ...

谢谢指导!我有时间去更正。
16#
发表于 2015-1-19 10:03:39 | 只看该作者
吴琼 发表于 2015-1-18 21:38
那就把咱俩的作品安排成姐妹篇或者兄弟篇吧。哈哈

婚姻系类
可是你是算是社会型的
我的最多就是都市青春
17#
发表于 2015-1-19 10:20:57 | 只看该作者
替你排版,这样看着就舒服了,不用谢
18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9 11:06:11 | 只看该作者
涅格屠夫 发表于 2015-1-19 10:20
替你排版,这样看着就舒服了,不用谢

呵呵,真的感谢你!我对发文工具还不熟练呐。
19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19 11:08:30 | 只看该作者
修于隐 发表于 2015-1-19 10:03
婚姻系类
可是你是算是社会型的
我的最多就是都市青春

哈哈
20#
发表于 2015-1-19 11:09:26 | 只看该作者
吴琼 发表于 2015-1-19 11:08
哈哈

21#
发表于 2015-1-23 21:46:09 | 只看该作者

  这种题材的小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,很被吸引的。
22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1-23 21:57:13 | 只看该作者
醉玉如雪 发表于 2015-1-23 21:46
  这种题材的小说我还是第一次看到,很被吸引的。

谢谢你!
23#
发表于 2015-3-4 13:42:29 | 只看该作者
自自然然的就读完了,婚姻,不买卖!

点评

鎭╁憿锛屼技涔庝拱鍗栧?濮昏繕涓  发表于 2015-3-21 18:02
24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3-5 08:32:37 | 只看该作者
醉红自暖 发表于 2015-3-4 13:42
自自然然的就读完了,婚姻,不买卖!

25#
发表于 2015-3-5 09:53:26 | 只看该作者
吴琼 发表于 2015-3-5 08:32

26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3-5 16:45:51 | 只看该作者
醉红自暖 发表于 2015-3-5 09:53

谢谢!
27#
发表于 2015-3-21 17:50:53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嗯,还可以
28#
发表于 2015-3-21 18:01:55 来自手机 | 只看该作者
酸酸的,社会性、伦理性~
29#
发表于 2015-3-22 06:24:29 | 只看该作者
吴琼 发表于 2015-3-5 16:45
谢谢!

30#
发表于 2015-3-22 06:27:06 | 只看该作者
莫琦 发表于 2015-3-21 18:01
酸酸的,社会性、伦理性~


31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3-22 07:13:53 | 只看该作者
莫琦 发表于 2015-3-21 18:01
酸酸的,社会性、伦理性~

32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3-22 07:14:39 | 只看该作者
醉红自暖 发表于 2015-3-22 06:24

33#
发表于 2015-3-22 07:17:33 | 只看该作者
吴琼 发表于 2015-3-22 07:14

早上好!
34#
发表于 2015-3-22 09:09:17 | 只看该作者
人生真的艰难——买人的实在也是无奈,被卖的更是悲惨!这是为什么啊?请朋友们仔细读读这篇小说!
35#
 楼主| 发表于 2015-3-22 17:57:36 | 只看该作者
河杨QQ 发表于 2015-3-22 09:09
人生真的艰难——买人的实在也是无奈,被卖的更是悲惨!这是为什么啊?请朋友们仔细读读这篇小说!

:handsh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立即注册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申请友链|手机版|小黑屋|创新团网 ( )   

GMT+8, 2019-5-19 15:08 , Processed in 0.132173 second(s), 26 queries .

Powered by X3.2

© 2001-2013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